快捷搜索:

嗜酒如命的许世友却从不误事,只因和毛主席约法三章

原标题:嗜酒如命的许世友却从不误事,只因和毛主席约法三章

1985年10月22日,许世友病逝于南京。正寝入棺时,家人执意把两瓶茅台酒作为陪葬,以示他对酒的喜爱。一生之中嗜酒如命的许世友留下了许多喝酒佳话。

佳木斯煦怆集团有限公司

许世友爱喝酒,可以追溯到他的青少年。

那时正值军阀混战,他的故乡大别山区常遭兵燹之灾,因此极盛行喝酒、练武之风。许世友所在的童子团,教他们练武的是何票玉师傅。何师傅爱喝酒,屁股后面常挂个酒葫芦,有时也让孩子们尝尝鲜,这样一来二往,许世友才知道酒为何物。后来,许世友到少林学艺时,其师高义老僧又是少林法师中有名的“酒罐子”,于是练功、喝酒成了师徒的真正嗜好。

许世友真正喝酒成名,是始于他参加革命之后。

红军时期,许世友在四方面军任军长,那时团以上的首长都有挑夫,其他首长的挑夫一般都是一头挑行李一头挑书报。独有许世友的挑夫,两头挑的都是酒。许世友是红四方面军中唯一可以公开喝酒的将领。从当师长、副军长到军长,他的警卫员中有一个专职为他背酒壶的。有时需要挑的酒多了,炊事班还分工一人专门给他挑酒坛子。

“英雄海量”的故事是发生在长征路上。

部队要翻越少数民族地区的彝族山寨。山寨王也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酒神”,自称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听说酒量过人的许军长要过山寨,提出“三碗不过寨”,意思要与许军长比试比试喝酒。许世友在部队喝酒小有名气,年轻气盛,比就比!于是吩咐部下在寨前摆下酒局。许世友出酒,山寨王出菜——一整只烤熟了的野山鹿。据说这是山寨王特意猎取的圣物。天作证人地当桌,全寨老幼都来观看,那阵势像过年节似的着实让人开心。

只见山寨王和许军长面前各摆着三只大碗。

许世友吩咐通信员倒酒,山寨王做了个不屑一顾的手势,鼻孔里傲慢地哼了一声,“慢!这碗小了点,我要换碗!”接着吩咐下人,一个头扎彩巾的小伙子,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只有少数民族地区才有的蓝边带图腾的大海碗。

◆许世友

不说别的,瞅一眼这海碗就让人开眼!这海碗有多大?比现有的酒坛小不了多少。若用此碗盛酒,是许世友酒碗的三碗。乖乖儿,真吓人!许世友心里有些没底,不过他没有表现在脸上,伸出拇指:“山寨王,你可海量如碗啊!”

“三碗我放行,请许军长先来!”山寨王作了个手势,顺指三碗酒。

“为过此寨,我先喝!”许世友立马端起海碗。不过这碗斜歪了点,酒洒出了点儿。许世友正送嘴边要喝的时候,山寨王又发话了——“慢!”

“酒洒了,我给补上。”山寨王认真地再向许世友碗内加酒。

“再加,就要上踅子啦。”许世友笑了。

“好,开始吧!”山寨王催促之。

再说许世友真乃好汉,一碗一碗又一碗,三碗喝下来面不变色。

“好汉!”山寨王连喊好汉,举碗到头顶,接着自己也喝下了三碗。

“上酒!”许世友来了劲,再把三只碗依次摆开,让通信员加酒。

“还是我先来!”许世友接着又连干三碗。

山寨王一看英雄海量,心里打鼓,也不甘示弱:“前三碗你可以过寨,这三碗算作我们二人比试!”说完牛饮一碗,接着又饮一碗,他觉得不对劲儿,眼黑头晕,第三碗没喝一半儿,就烂醉如泥,整个身子软下来,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山寨王的手下一看寨主醉成这般,忙吩咐寨民一边把山寨王抬回寨,一边打开寨门,敲锣打鼓欢迎许军长的红军部队过山寨。

过了山寨,许世友“英雄海量”的美誉便在全军悄然传开。

到了延安,这事也传到了毛主席的耳朵里。一天,毛主席见到许世友,笑问“英雄海量”的事。毛主席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当年我也能吹喇叭!毛对许说能喝酒多交朋友是好事。酒能成事也能误事,不知你知道不知道?许世友睁大了眼睛。毛主席又一一点拨,如今是战争年代,喝酒误事、打败仗的事例不少。我不是不同意你喝酒,而是喝酒要有约法。三章要你自己制定?许世友想了想,脱口而出:战前摆兵布阵不能喝酒;战斗进行时不能喝酒;打败仗时不能喝酒。毛主席笑说好,就这三章,关键要看执行。打胜仗后我要喝庆功酒,许世友说完狡猾地笑了。庆功酒我也要喝呀!毛主席也随之笑起来……

就这样许世友与毛主席就喝酒达成了不成文的约法。

随后许世友下胶东打日本时又传出“血酒盟誓”的佳话来。

当时的胶东,在日寇铁蹄的蹂躏下,汉奸伪军不少,大大小小二三十股。许世友一到胶东就给敌人一个下马威。在众多的欢迎仪式上,他大讲“胶东不太平,太平我不来,我来不太平!”每逢讲到这里,全场掌声雷动。尔后他又当场剁掉芦花大公鸡的脖子,将血滴入酒碗,与将士们盟誓同饮。饮完血酒的将士们又端着碗,与许世友山呼海啸,大山也传来回声:打好第一仗,与日本人争胶东!

那是个伸手难见五指的黑夜,星儿隐在云中观战,月儿隐在暗中助威,总攻前的一个小时,许司令和自己的参谋小任偷偷地来到第5支队,再次抽查他们的战斗准备情况。在一个连部前,他们径直走了进去,连部通讯员迎过来。许问你们连长呢?他、他在里屋。许世友又来到里屋,连长见许司令过来,自知战前喝酒不对,慌忙间将酒瓶连同饮具向床铺底下掩藏。

许说:“不要藏了!我都看到了。”

王连长低下了头,在这个威风八面的司令面前,他吓得连手都不知往哪儿放了。

“战前不许喝酒,这可是毛主席给我们制定的铁纪,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那就关禁闭吧。”

战前换将是用兵之大忌。许世友的参谋小任在司令面前耳语了几句,生怕临时换将。许世友没听他的建议,把手一甩道:“给我关禁闭三天!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人!”说完又道,“把你们的副连长找来,现在我宣布副连长出任尖刀指挥!”

随着三发红色信号弹在夜空爆炸,弓开满月,许世友的胶东铁5旅冲出去了,与日军展开了近距离的肉搏战,结果战斗以胜利而告终。

好一个热闹的庆功祝捷会!部队杀猪宰羊又端起了庆功的酒碗。

当然更高兴的莫过于许司令。他吩咐手下把那个违纪关禁闭的王连长请来喝酒。王连长匆匆跑过来时,还满以为司令会狠训他一顿,没想到司令邀他来喝酒!

“前些日子为喝酒我关你的禁闭,今天我请你来喝酒,现在我们胜利了。今天咱来个一醉方休好不好啊?”

“好,就对喝吧!”王连长也放松了心情。

“我说不许喝酒时就不喝,兴许喝酒时咱要喝出个花样来!今天你我喝酒也要约法三章。”

王问:“什么三章?”

许答:“酒桌上不许称职务,一律称兄弟;二是不许说敬酒,敬酒罚三杯;三是喝酒要干净,滴酒罚三杯。林浩,你来做裁判吧?”

◆许世友与林浩的合影。

“好,我来做裁判。”林浩政委说完拿出一个酒杯,放在二人中间,斟满酒。这时其他人也都停止喝酒自动围观起来,要看花落谁家?

“兄弟,”许世友挥挥胳臂,向上挽挽袖子问:“你说咱俩谁先喝?”

王道:“大哥,我先喝,这叫先喝为敬!”

“规则在上,说‘敬’罚酒三杯,王连长喝!”林浩政委执法如山。

“好,我喝。”王连长一手端三杯,一甩脖全喝下。

许世友鼓起掌来,新能源接道:“谁让我当大哥来哩,下三杯我喝。”只见他端起酒杯,上下嘴唇一动,咝溜一声穿喉下肚,三声过后杯干酒无。他像是一种艺术表演,旁观者也叫起好来。

酒官林浩表扬了老许后说,下面要看我们王连长的啦?

接着王连长也下肚三杯,他喝酒不像老许那样利索,快感不足,慢感有余。

接着许世友又“咝溜”三杯。接着王连长开始提意见:“司令喝得太快了!”

酒官林浩喊停,规则在上,称职务者罚酒三杯,王连长喝酒!

王连长连喝带罚,六杯酒下肚。最后一杯林浩又作了执法检查,说滴一滴罚三杯。你们看这里有几滴?林浩举着杯子往下控,大家喊着号子:一滴、两滴、三滴!“王连长喝九杯!”

王连长这回不敢怠慢了,九杯酒自喝自查,不过他喝完这九杯,只觉得天旋地转,忙喊:“这规则里面有问题,他是司令让我喊大哥,这不是诱我说假话吗?假话说不得,绕来绕去,把我也绕了进去。”说完他把目光投向许世友。此时许世友狡黠一笑,接说你小子,为喝酒不怕关禁闭,我是有意赏你酒喝。现在我问你,喝得咋样?要喝多了咱就打着不喝。对方回答不醉。那咱兄弟俩再对喝三杯结束?

王连长正要举杯再喝时,突然眼前一黑,身子一抖,出溜在桌子下,呼噜噜地睡起了大觉。

后来马石山保卫大战,许世友率部歼灭日军一千人,自己只牺牲七人。这七人之中就有王连长。王连长叫王长本,牺牲时只有27岁,胶东莱阳人。在安葬王连长时,许世友哭得泪人一般,取出自己的酒壶,把酒全洒在王连长身上,以酒相送,以酒相敬。从此,许世友就战斗在胶东这片热土上,直到全国解放,每年只要有空,他都会来到这位曾被自己关禁闭的王连长的坟墓前,洒上一壶酒,献上一束花,以示纪念。

全国解放后,许世友身居要职,先是出任山东军区司令员,接着是南京军区司令员。但他仍嗜酒如命。不过,条件好了,司令员嗜酒的品位也水涨船高,由过去自家酿的高粱酒,发展到金奖白兰地、安徽古井贡和贵州茅台等。尤其是茅台酒,成为他生命中的最爱。直到临终,大夫不让喝酒,他还偷偷地躲在卫生间喝上两口,品尝其中的美味。

1953年,他带着几箱茅台赴朝参战,雄赳赳地跨过鸭绿江。在对美军的作战中,许世友第9兵团的几位高级领导人,在酒量上都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英雄好汉,被大家戏称为“酒兵团”。就是这个“酒兵团”,以他们浓烈的酒风、火辣的战风把强硬的美国鬼子赶回了老家。

许世友将军常谓:“冷酒伤肺,热酒伤肝,没酒伤心。戒饭可以,戒酒不行。”

再后来赶上“文化大革命”红卫兵抄家时,许世友虽是红色司令部的人也未能幸免于难。书被抄走了他不可惜,大鼻子苏联人送他的猎枪没了他也不可惜,唯有可惜的就是他那满满一酒橱的酒搬家了。

抄家那天,他心急火燎赶到家,径奔酒橱,拉开橱柜,看到红卫兵抄走了他全部的酒,像挖走了他的心肝。这些该杀的红卫兵!他正想骂人,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周总理的电话:世友,听说你家被抄了,严重吗?

许世友不无伤心地说,这帮扯着鼻子上脸的酒贼,把我的酒全偷走了,一瓶不剩。你说严重不严重?!

酒没了不打紧,只要家人好好的就好。总理安慰他说,今后我请你喝酒。

许世友惜酒如命、英雄海量,到底能喝多少很难有人说出具体的数字,但他的酒确能喝出将军的豪气、威风和魄力。古时传说诸葛亮弹琴破曹兵,那么许将军“喝酒破敌计”的佳话也在“文革”后期应运而生。

◆毛泽东与许世友在一起交谈。

那是1971年的秋天。

秋风拂金,全国山河一片红,形势大好,问题不少,阴谋伴随着夺权在黑暗中进行;一辆专列缓缓从北京城驶出,载着毛主席视察大江南北,他要同各地干部打招呼,着手进行清除林彪反革命集团的准备工作。9月10日下午6时,毛主席从杭州到上海。作为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急忙乘军区直升飞机于次日上午10时赶到上海看望。他见到毛主席时,握着毛的手,毛问我的手凉不凉?许说好凉啊。毛说有人要打倒我你要怎么办?许说你放心,在南京军区的地界我有重兵保护,不会伤你一根毫毛!

下午1时,外粗内细的许世友,起身向毛告辞,说要请人喝酒,让主席先走。他从毛主席乘坐的专列回到锦江饭店,立即宴请林彪一伙在上海的党羽,说是开会,传达最新指示,实际是大摆酒席,暗渡陈仓。

随着许世友“上茅台!”的喊声,锦江饭店顿时热闹起来。

许世友牢牢地使林彪一伙在上海的党羽坐在椅子上无法脱身。为了敬酒,最后许世友使出浑身解数,连同他的警卫员、小车班长、炊事班长都赤膊上阵了,更不休提他的秘书等大员了,光极品茅台就喝掉了整整16箱,整个锦江饭店可谓是一片昏天黑地。

其实,林彪一伙早已提前布置了暗杀毛主席的计划,他们的阴谋是不让毛的专列开出上海,在上海附近炸掉,时间安排在专列离沪之时,但不知道毛主席离沪具体时间?他们以为许世友一定会为毛主席亲自出马送行,所以许世友请他们喝酒时,个个得意,暗暗窃喜。他们把“宝”押在许世友身上。许世友也当仁不让,酒会上放风说:“我虽说是英雄海量,但今天我重务在身,又不能多喝,也不能不喝!”

在酒桌上,许世友与林彪死党巧妙地周旋,不时地看表,拖延时间。估计毛主席的专列已经远远离开上海时,他才宣布酒会结束拂袖而去,接着他又乘飞机赶到南京与毛主席会面,握手相暄。毛说当年诸葛亮弹琴破曹兵,你这是喝酒显忠诚。许说不全对,我这叫设计破敌谋。说完两人都开怀地大笑起来。

应该说这是许世友一生中最有价值的一次饮酒。他巧妙地掩护了毛主席乘坐的专列安全驶出危险区上海,保护了国家和人民的和平、安宁。

原油分析策略:

  新华社北京3月26日电 美国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效果未知 全球合作刻不容缓

原标题:武汉地铁12个在建项目全面复工

中国网3月27日讯 (记者 赵晓雯)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今日就防范气象灾害保障复工复产和春耕备耕工作情况举行发布会,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负责人王志华表示,气象局利用国家突发事件预警信息发布系统,广泛发布疫情防控信息。截至目前,全国气象部门已累计发送疫情防控相关信息超过45万余条。

原标题:新西兰防疫:房车待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